下载太阳成集团App,阅读更多创业资讯
810万编辑被“卖身”,为啥宁愿被抵制阅文也要甘当全民公敌?

810万编辑被“卖身”,为啥宁愿被抵制阅文也要甘当全民公敌?

2020-05-06 12:41 江瀚视野观察 Dreamers
在阅文集团的高层换血尚未明确之前,一场血雨腥风正在兴起。

最近一段时间,在大多数人都在欢庆五一假期的时候,阅文集团无疑是过的最糟心的企业之一,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就是前不久阅文集团管理层大换血之后的阅文新政,作为中国网络文学的大本营,阅文到底如何成为了众怒的焦点,成为众矢之的的阅文,到底是自讨苦吃还是迫不得已,今天大家不妨来看看中国网络文学这次五一节的血雨腥风。

一、阅文的大危机

4月27日,中国网络文学的核心阵地阅文集团上演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革命,4月27日晚,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吴文辉等人淡出高管团队,辞任现任联席首席实行官一职,调任非实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Tencent集团副总裁、Tencent影业CEO程武接任阅文集团CEO,Tencent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接任阅文集团总裁。

这是吴文辉携核心团队的第二次“出走”。2013年3月,因与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经营理念不同,吴文辉带领商学松、林庭锋等核心成员出走盛大,创立了创世中文网,之后投入刚刚成立的Tencent文学怀抱。在一封内部信中,程武指出了阅文集团未来发力的三个方向:IP培育、链接能力、业务模式升级。

然而,在阅文集团的高层换血尚未明确之前,一场血雨腥风正在兴起,4月27日开始,在起点中文网的相关论坛上,不少编辑发现最近新签合同出现了变化。根据网上报道,有以下条款引发了几乎所有阅文集团编辑的口诛笔伐:

1、编辑创作的书,直到编辑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

2、编辑和阅文不再是合作关系,而是受阅文委托创作的,著作权属于阅文。

3、如果编辑的作品遭到侵权,打官司时由编辑自己掏钱。

4、编辑虽受阅文“聘请”,但双方并非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编辑不享受阅文集团福利。

5、合同签订后,阅文享有编辑下本书的优先权。如果编辑发新书,在其它平台发布,需要首先通知阅文,如阅文没有签约意向,才能在其它平台发布。

6、合同签订后,编辑能得到的是,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

7、阅文拥有编辑所有社交账号的支配权。

8、阅文若对编辑作品不满意,可由阅文方面找他人“续写”原作。

这些条款一出立即引发了整个网络文学圈的轩然大波,消息一出,神机、乌贼、番茄、土豆、唐家三少等等著名作家集体发声声讨阅文,对于阅文的口诛笔伐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要知道阅文过去采用的是“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的收入模式,分成规则透明,写手靠自身努力拿全勤,争取更多的VIP订阅。然而,现在的新规则几乎把编辑当成了被吸血的对象,阅文根据合同可以对编辑予取予求,这样的条款放谁能接受的了呢?

只是,大家不妨稍微静下心来看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条款,阅文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阅文为什么甘为全民公敌?

在全民声讨阅文的大潮之中,阅文终于坐不住了,阅文一方面称这个合同是旧合约不是新合同,另一方面则宣布阅文将在5月6日启动今年的系列作家恳谈会。届时将就商业模式、作家生态以及作家合约等问题展开讨论。说实在阅文集团这一系列避实就虚的说法很难能让怒火中烧的810万网文编辑们满意。

而在5月5日,部分网文编辑则发起“55断更节”以抵制霸权合同,维护自身的权益。这一活动也引起越来越多网文编辑甚至其他领域人士的响应,仅微博话题阅读量便超过千万。尽管“55断更节”表面上只是停更一天,但却进一步证明了网文编辑对维权的迫切性,且假若该事件始终无法被妥善解决,不仅会令网文编辑失去创作积极性,平台方也将失去编辑的信任并损害到自身竞争力,同时或许还会波及到整个行业,给正处于迅速上升状态的网文市场浇上一盆冷水。

那么,阅文为什么如此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呢?如此改变制度到底为了什么?

首先,阅文的日子真不好过了。之前大家就曾经撰文认为,阅文集团的一系列举动应该是受到了Tencent团队空降的影响,当然这个影响只是一方面。深层次的还是阅文集团本身商业模式的瓶颈,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毛利润为36.9亿元,同比增长44.3%;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虽然营收和利润均在保持增长,但相比起上一年,阅文的利润增速下滑了三分之一,毛利率也在下滑。最严重的是,阅文在线业务(付费阅读+网络广告+游戏)收入同比减少了3.1%。其中,Tencent产品自营渠道的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了12.2%,此外,用户付费比率从5.1%下滑到4.5%。

大家明显可以看到,阅文集团无奈地在其财报中表明,如此大的业务下滑源于“Tencent产品改变用户分配策略,较少推广在线付费阅读内容所致,将流量倾斜至了免费阅读”,其实这就是阅文集团最大的问题症结所在。众所周知,阅文集团的商业模式起源于起点中文网,2003年本人称为“网络文学教父”的吴文辉创立了付费阅读的VIP模式,这个模式以编辑为核心,在短时间内聚集了一大批互联网编辑,诞生出大量被称为网络文学之神的大牛级编辑,在4月27日Tencent团队空降阅文集团之前,吴文辉设计的“付费阅读+版权运营”的商业模式牢牢占据阅文集团为代表的各大网络文学站点。

但是2018年下半年,各大免费阅读APP开始风起云涌,以趣头条系的米读、掌阅的七猫等等免费加广告的模式成为了对于盛行了15年的网络文学模式的一次彻底颠覆,乃至于另一大网络文学阵地纵横中文网的总编邪月直接坦言“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大部分付费模式的阅读平台其实就已经失去了新用户的来源,免费的冲击已经无可避免”,在这样的情况下阅文集团的变革几乎是别无选择。

其次,大家仔细研究阅文的商业模式就会发现阅文集团实际上是一个以明确的双边市场平台类商业模式,在这个商业模式,阅文一手托着大量的创编辑,正是他们的优质内容构建起属于阅文的市场吸引力,另一只手则托着大量的用户读者,正是这些读者给阅文集团提供赖以为生的资金来源,但是到底什么才是阅文的核心正在成为阅文最头疼的问题,如果按照之前的模式以创编辑为核心,那么收费模式就是必然的选择,通过收费来吸纳足够的资金来支撑编辑创作,但是问题就是那么多免费阅读APP可谓是前后夹击,阅文的生存空间正在越来越小。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具有前所未有的特殊性特征,这就是盗版的成本几乎为零,大家看到当网络小说作家好不容易更新出来一个章节自己的小说之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各大盗版站点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涌出来,原先还要靠人来手打,现在通过OCR技术根本不需要人工,这种复制速度之快可谓是前所未有。原先的收费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可以说无论是有资本支撑的米读等免费APP,还是海量的盗版站点已经让阅文的这个双边市场商业模式变得难以为继,一方面,大量的网文编辑嗷嗷待哺,另一方面,大量的免费或“盗版”又让阅文失血严重,最后被倒逼走上免费的路可以说阅文也很无奈。

第三,阅文能怎么办?对于当前的阅文集团来说,大家看到2019年,阅文集团的财报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这就是其版权运营首次超过在线业务,成为阅文营收的最主要来源。2019年,在线阅读业务贡献的营收从76%落至44.5%,而版权运营的收入占比从增长为53%,同比增长341%。特别是《庆余年》《全职高手》等等IP的改变让阅文尝到了甜头,但是毕竟文章是网文编辑的,那么如果阅文想要在IP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那么必须要改变之前网文创编辑写一章拿一章钱的传统模式,因为这样阅文难以掌控创编辑,更难以拿下整个IP,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原先的弱约束性的合约直接强化,变成强约束性的合约,把编辑牢牢拴在阅文的战车上,让编辑别无选择,其实当前的这个条款就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阅文的根本目的所在。

所以,阅文更改条款甚至不惜与所有的作家为敌目的也很简单,逼迫作家成为阅文战车的一部分,让阅文可以在免费的市场上游刃有余,在IP的战场上肆意妄为,但是作家可不是任阅文拿捏的橡皮泥,阅文逼急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大批的网文作家选择断更或彻底草草结束小说,转投其他平台,阅文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可谓是得不偿失。只是未来如何,阅文必须要想好了才行!

*本文编辑江瀚视野观察,由太阳成集团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太阳成集团处理。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