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太阳成集团App,阅读更多创业资讯
职场摆渡人猎头,没有免失业金牌

职场摆渡人猎头,没有免失业金牌

2020-04-29 17:03 季露 周逸斐 马微冰 Dreamers
寒潮下猎头众生相:offer减半薪资腰斩,代人改简历,兼职做微商。

一个几乎看不见的,离开宿主都无法复制的病毒在全球刮起了一场“抗疫”龙卷风。众人被困家中,客户无法拜访,企业无法创收,商业世界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了。

为了应对危机,大部分企业开始了人员优化。据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预测分析表示,目前我国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20.5%。更有部分员工在脉脉吐槽:还没有开业,就先失业。

如果时间拉回到两年前,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单车、外卖、充电宝、信息流、短视频、二手车,似乎到处都是机会,为了抢人,一些企业曾溢价两倍,而如今,HC(人员编制)一再缩紧,候选者的待遇直线下降。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就此采访了5位招聘行业的猎头,他们见证过行业的繁荣,也正在见证行业的低谷,有些人至今才完成今年的第一单,但疫情的影响还在持续,后疫情时代,没有多少企业会大规模招聘,猎头该如何应对危机?或许,只有他们本人清楚。

曾经溢价2倍,现在待遇直降一半

楼雨,5年猎头从业经验

大环境受影响,招聘猎头是首当其冲的。

一般企业的HC分为两种,一种是刚性需求,无论有没有疫情,都是不可或缺的,还有一种就是锦上添花的,比如集团要拓展一个新的业务单元,年后可能就会裁掉或者合并掉,这种情况HC就会缩减。

刚性需求虽然不会减少,但是候选人的待遇就会差很多。比如,春节之前,大家有一个订单,面试流程都已经走完了,企业那边也觉得没有问题,这个候选人的年薪大概在50万左右,当时基本已经谈妥了。

但疫情打乱了节奏,人事总监被困在了武汉,这个事情就一直在拖,大家一直在沟通,但是人事的意思就是降工资,从50万降到40万,大家觉得40万也还可以接受,但是等到武汉解封后,人事总监回到总部后,实际只能给到28万,这个业务基本就没办法做了,企业那边就开始调整方向,意思是不需要这么高级别的人,或许级别低一点的人性价比更高。

要知道,2016和2017那两年,完全不是这种情况,当时万达招人直接两倍溢价。

本来猎头这个行业,一季度的收入还是不错的,但现在在疫情的影响下,目前来看,大家医药行业的收入只剩去年的40%,互联网行业基本为0。最近大家每次向字节跳动推荐候选人,他们都会说,再等等吧,不着急。

大家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拓展别的领域,但是猎头这个行业,你转领域是很难的。因为每个行业都需要去深入了解,需要付出很长的时间成本,同时,转去其他行业的话,也有很多竞争对手在,而猎头这个市场,基本上是饱和竞争状态,所以,还不如在自己的领域深挖。

况且,不同行业和岗位的工作其实还蛮复杂的,你必须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要充分挖掘这个人对他个人职业发展的预期,再来判断这个机会能不能吸引他。

现在,我的收入确实受到了影响,每个月要还房贷,所以得找点儿副业。我会帮人改简历,一份的收费价格跟王思聪陪练打游戏差不多,五六百左右,一天最多也就改3个。我还做起了公众号,虽然现在流量不高,没什么粉丝和广告收入,但慢慢来吧。

担心被优化,开启副业做微商卖珠宝

沈婷,2年猎头经验

大家节点式猎头,不像那种360度的猎头,自己去寻找企业,发掘商机,然后跟企业建立合作,通过系统会发委托单子,自己去运作,大家更多依赖的是系统上的派单,体现的是综合能力。在疫情来临的时候,系统单量减少,大家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

2018年开始做猎头,那时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大家在抢单,刚来的时候手速很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单子就被同事抢走了,所以每次只能捡别人剩下的单子。

猎头的工作很琐粹。大家每天会浏览后台,寻找下自己有没有什么客户要运作的,有的话我去接单子,对接需求去找人,最后协调面试。其实更多的就是集中时间去做这些连接性的事。

猎头的收入相对比较高,并且像大家这种平台型猎头,都是有固定的底薪加提成。刚开始一个月能有1万多,后来慢慢稳定到2万。在新一线城市天津,我当时的工资已经是朋友中最高的了。

但是疫情中,许多企业受到影响,我原本以为大家关联性比较小,并且找工作的人会剧增,并没有感觉到危机感。但就是在2月底,大家企业在线上召集大家开会,宣布说每人底薪降薪1000左右。

从那时候意识到,企业可能遇到了问题,由于降薪涉及到的人员比较多,领导最后宣布不降薪,恢复原状。但这一次的震动,给我敲响了警钟,像我这种业务能力不是很过硬的员工,很有可能在下一轮被优化。

签约的新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很少持续续约,中小型企业纷纷断约,大家失去了很大一批客户,系统单量明显下降。并且很多企业在寻找猎头时,更愿意去寻找综合能力过硬的同事。

在3月份,我同事能拿到20多单,我只有个位数,而且大多都是小企业。我同事甚至还接到猎头企业电话,底薪30万起,这对于我还是无法想象的。

危机感油然而生,我就想到了开启副业的想法。再加上我今年已经31岁了,正处于一个关键节点,拥有稳定的积蓄对我很关键。

或许女生天生就对豪侈品感兴趣,我平时也喜欢看一些首饰,所以自己也有一些比较信任的货源。代购现在已尽很常见,但是我感觉美妆品类多,平台比价明显,珠宝行业相对利润空间更大。

刚开始只是尝试,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在朋友圈发一发,后来在第二周有朋友来找我问价,我很激动,和她说了好久,但是最后还是没买。珠宝这个行业假货太多,刚开始都会有疑惑的。最后在3月份,我只卖出去了一单,挣了几百块钱。 

代理的收入没有太多,这个月才陆续开始有了收入,但是不够维持。现在企业这边还有基本工资,我也不太想直接放弃。如果后来真的全心全意做珠宝,我会想自己开个实体店更加稳定些吧。

竞对3倍薪资机场抢人,我的收入断崖式降七成

雷平,6年从业经验

我是2014年开始创业的,现在做猎头已经6年了,最开始的时候,我紧盯B轮企业,因为这个阶段企业的付费意愿是最强的,但后来创业环境不那么好了,大家就开始关注巨头企业。

想成为BAT这种巨头的供应商并不容易,大家也是经过了试用期才成为其中一家的供应商,这也意味着大家不能服务有竞业限制的客户。举个例子,假如我是头条的供应商,我不能挖头条的人去Tencent,这是对待客户的基本责任。

猎头要保护的信息,我一说,很可能被罚款几十万或者受到别的惩罚。大企业抢人一直很激烈,这跟它的战略也有关系,比如拼多多前几年招聘最凶的就是流量人才,他们总是从阿里挖人。而阿里妈妈也会从头条或者拼多多挖人,因为当时阿里严重缺乏下沉渠道方面当然流量人才。

像大家猎头就会研究企业的策略,制作mapping,写人才比较报告给客户,指定并根据策略去挖人,大家会研究企业的组织架构是什么样子,汇报线是什么样子,谁是关键员工,谁是高潜力员工,比如有些员工就是守摊型的,遇到这种候选者就比较难推荐,因为他可能不太适合从0到1的过程,除非这个人有非常丰富的守摊经验,还有就是在企业内部很多线他都轮岗过。而对于开拓型,有丰富的从0到1经验的人才往往是企业追求的重点。

这几年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头条的人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一个年轻人没有毕业几天,进头条让他做一个产品,通过头条的渠道资源都能迅速做到500万流量,这就是典型的借着企业发展的好势头,人才可以迅速成长,在市场上的待遇也就水涨船高了。

关键岗位的人才,竞争还是很激烈的,即便疫情期间也是如此。比如最近,我和候选者约好第二天入职,结果候选者没有来,原来是竞对企业的人力老大直接去机场把他拉到总部,和CEO谈完后,给了三倍我的客户的薪资。

招聘需求下降是毋庸置疑的,大家还贴着大企业走,还能吃点儿,但收入已经下降了7成,根本没什么利润。大家想在要采取的应对措施,就是想往芯片应用这方面扩充一下。

拿到offer的人,下降了一半

明亮,6年从业经验

我是2014年硕士毕业,2015年12月正式进入猎聘行业,今年30岁。前不久升成leader,带领着一支19人的队伍。主要负责互联网企业技术人才的猎聘工作,常年服务的大厂基本是阿里系、快手、HUAWEI、滴滴、拼多多等。

2020年疫情突袭,我服务的企业(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大厂的HC缩水、人才门槛明显提高,但不能透露哪几家大厂的HC缩减最严重。

疫情期间,原来的线下工作全部转为线上。可能是大家专供互联网企业技术人才的原因,线上办公的形式没有太影响工作进度。但企业对人才要求的提高,不只影响应聘者市场,我的工作难度也是大幅度增加。满足企业要求的候选人比较少,我不断换人、拓展新人脉。

猎头顾问属于业绩和销售导向型职业,业绩指标带来的压力是必然存在。多劳多得,在这个行业是铁规则。疫情开始后,各地的防疫管控滞缓了优质人选的流动性。

现在成功拿offer的人选明显不如去年,同期缩减近一半。大家企业猎头顾问的薪水是底薪+提成+奖金+福利四部分组成,其中业绩提成占比是最大的。业绩受损意味着薪资的直线下降,相比于个人工资,我更焦虑今年的团队业绩,21个员工,是个沉甸甸的数字。

我今年拿到offer中,为数不多的一位高管,是我认识最早的候选人。当时拿到岗位需求后,我的职业敏感度告诉最佳人选就是他。事实确实在按照我的预期发展,比较惊讶的是,任职后不久他又升职了。

首推这位候选人,并不是因为我俩彼此熟络、认识时间长等私人交情。恰恰相反,是我认可他的业务能力、他相信我的专业判断。而且猎聘行业中,诚实、靠谱是猎头的基本素养,“睁开眼,打开耳,闭紧嘴,做好本分”,是猎头行业一项不成文的铁律。我认为能力强的优质人才,不论市场环境恶劣与否,都有足够的发展空间。

今年应届毕业生遭遇“春寒”,很多学生的第一份工作未着落。过去,很多应届生的第一选择是大厂,虽然第一份工作在大厂的经历是职业发展的“高跳板”,但我认为这并不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途径。而且我筛选简历的时候,第一眼先会看学历之后看工作经验,综合评判候选人的条件。

作为一名服务互联网领域的猎聘人员,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在互联网行业,35岁真的是一道坎吗?”,我告诉他们,“35岁是一道坎儿只是一种比喻,而不是普遍现象。当你的年龄和工作级别相匹配,无论多少岁都不是问题”。

疫情期间很多人选择转行、辞职,但是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也会坚持下去,将自己的团队发展壮大。

业务3月才启动,影响刚刚开始

万宇,10年从业经验

在猎头行业从业了10年,也经历过很多人和事,目前就职于一家跨国猎头企业。

大家中国分企业,基本就负责中国的头部互联网企业业务,比如我对接的是京东。大家在美国的企业,主要负责FANG(脸书、AMAZON(亚马逊)、Netflix与GOOGLE(谷歌))的人力资源服务。

不过,大家也做跨国人才猎聘业务。我记忆中最顺利的一单,就是从AMAZON挖到一位高管。当时国内一家大型互联网企业需要招聘一位技术总监,正好这位人才回到国内探亲,他儿子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后,他自由了,所以对城市也没有什么要求。

并且他正好是我的校友,我联系上他后,他就表达了兴趣。大家给他订了机票后,与企业面聊后也都比较契合,前后一个月多就接了offer。入职后企业也很重视他,现在工作得还很愉快。其实,现在国外人才回国还是比较被待见的,但是中国去美国的人才倒不是太多。

人才服务这行业也有年头光景,比如5年前国外回来的人还比较少,美国科技互联网企业技术专家回来往往能拿到不错的薪水,有的甚至比海外还高,而且带的人数也会从几个人,翻涨到几十人。现在国外人才溢价没那么高了,但是国外顶级互联网企业回来,也比较受重视。

猎头行业是经济的晴雨表,前年下半年开始,猎头行业也不如以前繁荣。2019年,七成猎头是亏钱 、2成是不亏不赚,  只有一成是赚钱的。大家做KA(大客户),情况没有那么惨,因为大家其实不太缺单子,但是交付不容易。

比如2019年,京东称将在年底淘汰末尾10%的管理层,但还是有大量岗位难以招到人才,尤其年轻化的管理人才。年轻现在卡的比较严格,国内中高管过了40岁,就不太好跳槽。另外,京东喜欢有业务对标的企业人才,比如物流喜欢顺丰的人才,零售业务喜欢阿里人才,每家企业都有强项值得友商学习。

2020年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影响,猎头行业也是如此。大家主要业务一般从3月份开始,今年因为疫情原因,人们跳槽也更谨慎了,可以说影响才刚刚开始。

现在疫情黑天鹅已经影响到了我,比如我聊到一家上市企业的CFO,他年前接了我客户企业的offer,但因为疫情原因,原企业业绩暴增,前几天他决定不离职了,我这开年大单也吹了。也有美国候选人已经全部走完流程,确定过年回国当面再谈一次就能接offer了,结果被疫情挡在国外回不来了。

大家这行业,最重要的还是人脉和消息。比如我的朋友和字节的张利东(字节跳动中国区董事长)关系非常好,还有在芝加哥大学MBA的,这样人脉资源就会相对丰富。

去年开始,身边的猎头朋友开始转行,主要是去企业做HR,大家称之为in-house 。主要因素是中小企业发展降速,单量会大不如前。视频和云业务相关的企业,会发展的比较快速,这些行业的人才需要还是非常多的。

入行这些年,最大的一单是年薪300万的人才猎聘。未来不确定因素太多,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刷新自己的业绩巅峰。

*本文编辑季露 周逸斐 马微冰,由太阳成集团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太阳成集团处理。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