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太阳成集团App,阅读更多创业资讯
从23薪到年薪腰斩!这个行业的金饭碗没了

从23薪到年薪腰斩!这个行业的金饭碗没了

2020-04-29 16:50 张宇喆 亿欧
传统汽车企业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金饭碗没有了。

疫情下被迫降薪,离职仍不一定是最优选择。

“整体收入砍了将近四成吧,”在上汽集团工作的刘晓明告诉亿欧汽车,“除了最基层员工的工资降幅少一点,没了奖金的话,企业大部分人都得降这么多。”

今时不同往日。

在汽车行业最好的2016年,刘晓明拿到了23个月工资的年薪。即使在中国汽车销量负增长的2019年,他也拿到了21个月工资。在汽车企业工作,曾经是被大多数人艳羡的。如今,它已经不再是金饭碗。

疫情到来后,曾经最赚钱的上汽集团成为最早被曝出降薪的中国汽车制造商。

3月5日,上汽大通内部流出一份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文件显示,该企业将对绩效按级别进行下调,最高下调幅度达到83%。此外,该企业还将取消休假补贴、技术中心服装费以及书报券等福利。

不久,上汽乘用车企业薪资调整安排也被曝光:在今年3月~6月将绩效下调75%~100%,居家办公的员工按天扣发用车补贴。随后,上汽汇众、泛亚技术中心、上汽大众等多个子企业接连被曝出薪资下调的情况,并都最终得到确认。

上汽集团旗下合资企业工程师刘晓明对亿欧汽车表示,该企业普通员工的月度绩效将扣75%,管理岗的绩效全扣。而降薪时间为3月~6月,后续情况将根据市场情况再定。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郝秋慧

在上汽之后,中国汽车业降薪裁员的消息不断被传出,涉及主机厂、二手车商、出行企业等各个领域。汽车行业从业者们人心惶惶,企业也开始遭遇口碑方面的挑战。

在市场整体下行的大环境下,企业和员工之间究竟该如何“相处”才能降低疫情下的互相伤害?

遭埋怨的“降薪潮”

时代抛弃你的时候不会跟你打招呼——企业降薪的时候也不会征求你意见。

没有进行任何协商,在获得领导“口头通知”一周后,刘晓明和同事们收到了来自企业的全员邮件,正式被通知降薪。“这不是明智之举,”他说,“降薪是企业的无奈之举,但管理层的做法有些粗暴。事先没说明,事后没说明。”

谣言在企业里蔓延。“如果只是调整月度绩效,对月收入的影响在20%以内,年收入的影响就更小了。但现在有传闻,上汽会取消季度奖金——要是这样,收入影响挺大的。”

降薪幅度和持续时间还不能确定,刘晓明花钱变得谨慎起来:“买房买车的计划也推迟了。不止是我,身边不少年轻同事也一样。”

“普通研发工程师或多或少都有点失望,”刘晓明表示,“一方面,研发费用减少、人手不够;另一方面,工资下降但工作要求没有降低。”

不少人因为降薪而选择离职。“能走的大多都走了,”上汽集团一家子企业的员工对亿欧汽车表示,“剩下的主要是因为家庭原因而‘忍着’”。

有不满情绪员工的车企绝不止上汽集团一家。

比亚迪员工刘望的心里恐怕会更苦。2019年下半年,比亚迪就开始进行绩效缩减。2020年开年,由于身处中国疫情最严重省份湖北,长时间无法返回深圳工作,刘望直接被企业要求休假一个月,而休假的这个月将扣除所有工资。

好不容易能够返回深圳,刘望却遭遇了新的无奈,比亚迪已将公积金的缴纳方式从之前的“员工与企业各缴5%”改为“员工缴5%+企业缴1%”。

全国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平台瓜子二手也在2月和3月采取了降薪措施:多数员工降薪30%,高管的降薪幅度则为50%。

虽然瓜子二手车4月的薪资将恢复正常,但员工杨仁久对亿欧汽车表示,仍能听到企业内的一些抱怨。受降薪影响,已有不少员工选择离职,其中就包括他自己。而他的下一份工作已不再和汽车相关:“汽车产业不好干啊。”

北汽营销团队员工的怨气甚至直接借媒体声音发了出来。3月10日,自媒体“愉观车市”披露了北汽营销业务委员会发给内部的《零售中心全员销量考核方案》部分内容。这份核方案显示,相关事业部管理层如果未完成相应岗位负责的3月份批发任务,将面临免职的处罚。

很明显,员工对于企业降薪行为的不满根本不是什么个别现象。

艰难选择,降薪还是裁员

“降薪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裁员才是。”上汽集团某研发工程师曾对亿欧汽车如是说。与中国车企大多采取降薪措施不同,海外汽车巨头似乎更倾向于通过“断腕”的方式来缩减开支。

2019年下半年,海外车企裁员潮已开始。福特、日产、戴姆勒等多家全球知名整车厂宣布裁员,人数均在1万人以上。

3月30日,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在接受一次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疫情继续恶化,企业将考虑裁员。“大众集团每周固定成本为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7.2亿元),企业资金状况正在逐渐恶化,资金流动性持续下降。”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汽车研究学院表示,德国汽车消费需求在今年内预计将下滑15%,而在汽车产业相关的83万个就业岗位中将有10万个岗位可能受到裁员威胁。

汽车行业顾问林飞认为,在车企不得不缩减人员成本时,裁员是比降薪更好的选择。

“优秀的人才即使在目前的困难阶段也值得企业花费与之能力相匹配的待遇,”林飞对亿欧汽车表示,“绝大多数企业都存在占用企业成本、损伤企业组织能力、浪费领导和同事时间的员工,企业正好借疫情将其‘优化’掉”。

“优化掉不够优秀的员工,对于留下来的员工也是一种激励。首先,被留下来就已经说明了企业对其能力的认可;此外,由于企业存在裁员制度,也会给留下来的员工带来一种紧迫感。”林飞如是认为。

同时,由于行业内降薪的情况存在,如果企业在不降薪的情况下进行裁员后的再招聘,吸引到优质人才的概率也会提升。

但考虑到社会责任,中国的汽车制造商仍然选择了降薪而非裁员。

“汽车制造业相关企业的工作岗位数高于绝大多数企业,”长安汽车副总裁、乘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叶沛对亿欧汽车表示,“汽车企业,尤其是国企,背负着重大的社会责任,这些责任就包括降低社会失业率、维护社会稳定。”

东风乘用车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刘洪则表示:“大家对国内经济走势和疫情恢复情况非常有信心。”在确保骨干员工团队整体稳定的同时,东风乘用车还倡议员工能在疫情期间与企业共渡难关。

裁员、降薪,无疑会打击员工的积极性,但不缩减成本又将影响企业发展,车企陷入两难境地。

一些外企选择高管降薪,员工工资缓发,以降低现金流的压力。另一方面,高管有责任与企业“共患难”。

3月30日,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麦明凯向企业员工发了一封内部邮件,公布了降薪计划:菲克全球大多数员工工资的20%将延期支付,麦明恺降薪50%,董事会其他成员在2020年的剩余时间里将不再发放薪酬。

在中国市场,长城汽车的降薪方式也较为“艺术”。

由于员工绩效与销量、利润挂钩,该企业对销量和利润目标进行了调整:2020年,销量目标将从111万辆下调至102万辆,净利润目标将从47亿元下调至40.5亿元。之后,长城汽车公布的绩效考核方式中,将系数计算中销售量和净利润比重从此前的“65:35”调整至“40:60”。

由于净利润目标下调幅度大于销量目标,给员工一种降低绩效目标达成难度的感觉。同时,长城汽车延迟发放2月工资、缓缴五险一金的举措似乎也变得容易接受了。

对于企业来说,疫情给了其革新组织架构的机会,应该考虑如何制定更合理的绩效考核标准、岗位淘汰制度。对于企业人力资源员工来说,疫情给了其考验自身安抚员工能力的机会,应该考虑针对性地逐个击破,将降薪给企业运转效率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

在金饭碗被打破的年代,离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离职,变得沉重

在疫情的困扰下,全球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各行各业均受到明显打击。在此情况下,失业率提升、收入下降,再加上不少消费者对未来预期较为谨慎,预计下半年很难出现2003年一般的报复性消费,却可能出现报复性攒钱。

这也让“离职”变得沉重。

纪婉在今年疫情期间被瓜子二手车辞退,由于还在试用期内,并未获得任何赔偿。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仍待业在家。

“当下汽车业各大企业在招聘时,已经开始提高对岗位的硬性要求,并降低相应岗位的薪资,”从事汽车行业猎头多年,林飞发现了变化,“制造业相关企业的招聘调整最为明显。”

“有企业领导在内部论坛表示,这次降薪看似因疫情导致,实则只是被疫情加快了进度。”上汽集团的工程师常昊说。他理解企业“降薪过冬”的行为,愿意与企业一道扛下去。据他透露,疫情期间,其所就职的上汽集团某子企业研发部门也很少有人离职。

杨仁久也向亿欧汽车透露,虽然包括自己在内的不少员工选择离开瓜子二手车,甚至有部分员工被辞退,但大多数同事仍然选择一边吐槽一边继续自己的工作。

留下或者离开已无关对错。

传统汽车企业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金饭碗没有了。

(文中刘晓明、杨仁久、刘望、纪婉、常昊均为化名)

*本文编辑张宇喆,由太阳成集团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欧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太阳成集团处理。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