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太阳成集团App,阅读更多创业资讯
老罗二次直播不香了?观众下跌八成,老罗直播还债的梦要黄了吗?

老罗二次直播不香了?观众下跌八成,老罗直播还债的梦要黄了吗?

2020-04-14 12:27 江瀚视野观察 Dreamers
老罗要做好直播可能还是要沉下心来,做好直播并不容易。

如果说最近整个网红直播产业最火的是什么?无疑就是罗永浩这位第一代网红全面进军直播了,4月1日大家曾经专门讨论过老罗的直播逻辑和整个直播产业市场的发展,然而就在4月10日,第一场直播十天之后,老罗的第二场直播直接遭遇滑铁卢,观众下跌八成,大家都在怀疑老罗的直播还债之路要黄了吗?

一、第二场崩盘的老罗直播

继4月1日首秀斩获1.1亿销售额后,4月10日晚,罗永浩在抖音开启了第二场直播——助力湖北专场。小葫芦数据显示,本场直播单场打赏收入(音浪收入)323.7万元,对比上一场环比下降11.2%,共计有1142.7万人参与观看,对比上场下降76.2%。本场打赏收入相比首秀并未下降太多,其中榜一(小鑫鑫老师)、榜二(周文强太太)送出的礼物均超过100万元。

据了解,这次湖北专场共上架21个商品,累计预估销量达37万件,预估销售额3442.7万元,比上一场环比下降69.5%。本次直播累计销售额最高的产品为云麦筋膜枪,本次直播中新增销量5446件,累计销售额达489.6万元。罗永浩本次直播,零食日化类商品占比有所提升,包括良品铺子、活力洗衣液、元气森林乌龙茶等10款产品,占比50%,数码产品则包括小米Air2S真无线蓝牙耳机、360行车记录仪M320、360可视门铃、Amazfit GTR智能手表等。

作为抖音“援鄂复苏计划”的一部分,本次罗永浩直播的打赏收入也将全部捐赠湖北,开播的第一款产品即是来自湖北企业良品铺子,并且以1分钱5斤包邮的公益价格,在11秒钟卖出了60万斤的湖北特产秭归脐橙。罗永浩4月9日曾在微博宣布,决定将上一期直播得到的 360 多万元打赏全部用来补贴湖北当地的果农。

据了解,罗永浩首场直播带货销售额超1.1亿,但在直播结束后,其售出的信良记小龙虾因延迟发货、保质期为18个月引发争议。在4月10日的直播中,罗永浩显然汲取了教训,多次强调新上架的商品为“预售”,需要一定的发货时间。

第二场直播遭遇了滑铁卢?从整体的打赏和销量绝对值来说,整场直播还是中规中矩的,不过观众下跌八成,销售额下滑七成,这样的成绩到底该怎么看?老罗想要靠直播还债的梦这是要黄了吗?

二、老罗直播还债路还走得通吗?

要知道当前的老罗为什么这么着急挣钱?完全是因为创办锤子手机失败最终债台高筑,所以大家看到网上公开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10月底的时候,罗永浩的个人财产就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保全了,而申请人是两家投资企业(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企业、浙江海宁嘉慧投资合伙企业),保全金额均是14618013.70元,合计为29236027.4元,近3000万元。

而罗永浩自己的说法是:锤子科技在2018年的时候出现了经营危机,对外欠款6个亿,罗永浩为了救锤子科技,拿自己信誉担保了1个亿,但最终还是没救过来。那么,大家可以预计罗永浩至少要还1个亿的债务,如果广义上来说6个亿可能都需要罗永浩来还,那么看这两场直播的情况来说,如果只说第一场罗永浩直播还债应该希翼很大,但是看到第二场似乎大家就会有一些疑惑,罗永浩直播还债的路还走得通吗?

首先,第二场直播数据锐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说实在的,罗永浩第二场直播的数据锐减其实早就是意料之中,要知道第一场直播相当于罗永浩的网红直播“处女秀”,在这个噱头的影响之下和各大平台的卖力宣传之下,无论是喜不喜欢老罗的人都会想要看看老罗的直播到底长啥样,再加上第一场直播里面既然来了,无论是不是捧个人场,大家买个小东西给老罗点面子还是很正常的,所以大家看到第一场直播中老罗的数据很高,大部分卖出去的都是均价不到100元的小商品也就是这个原因。到了第二场直播,看热闹的人散去之后,真正留下来的也就是老罗的粉丝了,所以第二次直播的人数基本上和老罗的粉丝数量特别是活跃粉丝数量基本相关,所以第二场直播的锐减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其次,老罗的粉丝其实是购买力不强的一群人。大家仔细分析老罗的成长之路就会发现,无论是万言书成为新东方的明星老师,还是砸西门子冰箱成为维权代言人,再到之后做锤子手机,老罗的粉丝基本上都被集中到了一群人直男或者具有极客性质的男性粉丝,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直男们可能会因为老罗去看他的单口相声演出,但是又有多少人会为了老罗的产品买单呢?就像之前的老罗在做锤子手机的时候贩卖情怀,前几款还能买的差强人意,但是后面就几乎是无人问津其实就是这个原因,大家再来看直男的消费力,德国市场研究机构GFK调查发现,中国男人比女人更节俭,有 64%的中国男人认为工资发下来应该先存钱。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中国熟男群体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男人平均每月花在自己身上的钱不足3000元,其中45%的男人甚至花费不足1000元。花费构成方面,饮食支出占比接近三成,其次是衣物支出,占比近两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就知道老罗的问题在哪了?无论是李佳琦还是薇娅其实他们抓住的都是女性消费者的群体,这些群体购买东西更加感性,往往不会在乎太多的性价比因素,但是直男们可是技术宅为主,他们看东西更加在乎是否性价比高,是否真的能省钱,这就是为什么老罗的第一场直播中有7成的商品都被吐槽卖贵了。

第三,网红的持续性在老罗身上可能更差。大家要知道无论是李佳琦还是薇娅,都是属于那种形象气质不错的网红,很多消费者在去看他们的直播的时候往往有一大部分因素是因为颜值,这也是不少网红的吸引力所在,对于老罗这样的“中年油腻胖子”(当然这里没有任何的歧视意思),至少在形象气质层面老罗是不占优势的,其实大家知道对于大多数网红来说,网红的直播很多时候需要的是没有太多思考的“粉丝”,这种粉丝在老罗这边可能会比较少。再加上直男出现消费疲劳的可能性远比其他的群体更大,如今大家可能还是凭借着老罗的新鲜感支撑着,那么有没有可能老罗的直播就像当年那么多的网红店一样,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呢?这件事估计还真的有可能。

老罗要做好直播可能还是要沉下心来,和自己的那些小辈们好好学学,毕竟隔行如隔山,做好直播并不容易。

*本文编辑江瀚视野观察,由太阳成集团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太阳成集团处理。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