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太阳成集团App,阅读更多创业资讯
那些年,罗永浩错过的教育“风口”

那些年,罗永浩错过的教育“风口”

2020-04-13 10:45 林晓晨 Dreamers
所以,即便时代一直在进步,教育依然会是门好生意,也是永恒不变的风口。

4月10日,罗永浩开始第二场直播带货。此次,在线人数的峰值接近90万,但观众数却比第一次下滑近8成。

当然,流量下降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毕竟罗永浩的电商首播在各路朋友给面子的情况下,创造了1.1亿元的纪录,想要持续保持世界顶尖水平显然不现实。所以,这次并不是他的人气下降了,而是之前的起点太高了。

罗永浩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在B站上,有知名UP主把他称为“朋克之王”,干一行灭一行。不管是早期的牛博网还是之后的电子烟,罗永浩身上好似点满了行业毁灭者的属性。当然这纯属调侃,毕竟新东方就没被他干掉。

在职场早期,罗永浩是新东方的英语老师,凭借学生给他录的课堂语录在互联网上走红,成为初生代网红。之后,为了干掉“苹果”,他选择创办锤子手机,但没获得好的结局。最终为了还债,他走上了收割流量的舞台。

如果罗永浩当年不进入已经颇为饱和的手机行业,而是继续自己的老本行教育,或许他的故事里,大家会看到一次成功。

01 常识就是力量

在罗永浩的第二场直播中,最大的噱头莫过于“半价”买车,但由于名额仅有十二名。用价格做噱头吸引流量,历来是网红带货的惯用伎俩。

实际上,在这场直播带货中,真正吸引眼球的是在直播下半场,推出的一些列教育相关的科技产品,科大讯飞的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猿辅导的斑马AI课、网易有道的词典笔2.0。

观众可以清楚的发现,罗永浩在带货这些产品时,没有了磕磕绊绊的生硬台词,反而恢复了往日相声演员的风采,对这些产品的先容如数家珍。毕竟是当过老师的人,罗永浩最熟悉的行业还是教育。

从新东方离职后,罗永浩办过培训学校、出过书、创过业,辗转一圈后,人们发现,最适合罗永浩的依然还是当“老师”,只不过如今的他没有活跃在讲台上,而是成了直播间里的带货老师。

他在直播过程中曾多次吐槽,自己的粉丝多是“钢铁直男”,甚至粉丝的男女比例在9比1之上。这并不奇怪,因为罗永浩身上的标签是“科技”,而科技本身就是“常识”的象征。

很多网红都贴有自己的标签,比如“游戏达人”、“美妆博主”、“美食主播”等等,而罗永浩象征的则是常识。遥记当年罗永浩在不占优的情况下舌战王自如,他用智慧让人折服。所以,罗永浩在用自身行动诠释:常识就是力量。

在带货网易有道(NYSE:DAO)词典笔的时候,其强大的功能让罗永浩深深折服,多次发出惊叹。这支笔能实现即扫即译,1秒查1词,不用联网,内置词库高达150万条,能满足全年龄阶段的学习和生活。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小而广”。

罗永浩是英语老师,他是最懂得学好英语的重要性。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如此方便解决翻译、学习等问题,并将之用于日常生活中,这样一款工具无疑击中了家长们的痛点,并且性价比极高,网易严选上售价仅799元。

此次直播时,在阿尔法蛋,斑马课和词典笔三款产品的先容里面,前两款直接由朱萧木先容的,而网易有道词典笔2.0则是罗永浩上场亲自先容,他好像特别偏爱这支智能硬件笔。他甚至直言曾经做过的智能手机不如这支笔,因为无论怎样优化算法,手机还是会出现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罗永浩是知道做教育是能赚钱的,他的“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是为数不多盈利过的创业项目。但他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坦言:从开老罗英语培训的第一天起就不开心。

2012年8月,罗永浩发了一条微博,“今天多感交集地讲完了最后一课,以后再也不教书了。走出教室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背影已经很像是一个新锐手机制造商了”。

离开教育行业,杀入手机市场,罗永浩错过了什么?

02 错过的蓝海

罗永浩是在2006年从新东方离职的,而网易有道是在2006年12月推出有道词典网页版,科大讯飞更是在2014年才逐渐布局教育相关产业,可以说他关注教育的时间远远早于他如今所带货的产品。

但是他却错过了这一风口。

根据艾媒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出货量大幅上涨,由2017年的5159万件增至2019年的8961万件,年化复合增长率超过30%。预计至2020年,中国可穿戴市场的出货量就突破1亿大关,未来仍将继续保持较高增速。

从数据直观来看,过去被当做是“黑科技”的智能穿戴产品,早已经成为大众的常规选择。在中国教育更加受到重视,因此与教育相关的硬件产品的需求更甚。

根据网易有道公布的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智能硬件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07%和400%,足以体现这一市场的广阔的成长空间。

逐渐成为风口行业的智能硬件产品,并非空穴来风,高速的增长与不断创新带来的变化密不可分。

网易有道词典笔2.0,有着颠覆性的扫描查词功能,不仅速度快、精度高,而且词汇量超过230万,比整整一桌子的词典的词汇量都要大,让人记忆犹新。

回顾网易有道的发展史,不难发现其并非以智能硬件起家,其最初的核心竞争力为工具类型的有道词典,本身就拥有大量的天然流量。2014年开始,有道逐渐布局K12教育业务;2016年10月,有道推出“同道计划”,进一步拓宽教育产业布局。

从工具到内容,从App到硬件,显然网易有道已经形成了一套闭环生态链条,无论用户是从工具、课程还是硬件切入,其实都会不自觉的成为有道的忠实用户,逐渐增加粘性。

例如一个购买了有道词典笔的顾客,可能被词典笔的强大功能所震撼,从而成为有道的忠实用户,无论是网课还是APP都选择有道的产品。

网易有道之所如此重视智能硬件的开拓,其核心逻辑就是希翼搭建闭环护城河,这就好像是NBA赛场总冠军的那最后一片拼图,当整个闭环结构搭建完成,良性的用户循环开启,网易有道的内容生态优势将逐渐显现。

罗永浩带货教育相关的科技产品,或许除了常规的业务外,也有满足教育家情怀。毕竟,他是个真正懂教育的人。

03 永恒的风口

教育是有刚需属性的,毕竟每一个人都需要教育,而智能硬件恰好可以成为教学领域的最好助手。过去需要查字典完成的生涩英文,如今仅用几秒钟就可以完成翻译,效率大大提升。

曾经有很多人都在质疑,人工智能AI是伪命题,其并不会对大家的生活有本质的改变,其实这种观点过于悲观,例如智能AI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就很好的弥补了教学力量不足的短板。

从本质来看,智能硬件是一个重技术积累的行业,门槛较高。一直以来,行业中的玩家都在拼研发,但却缺少落地的场景,这直接导致相关企业研发成本陡增,研发成本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极高。

罗老师第二次直播带货的教育产品中,科大讯飞(SZ:002230)的阿尔法蛋和网易有道词典笔都是行业的典型代表。科大讯飞在行业中的地位毋庸置疑,其曾多年获得国际语音合成大赛桂冠,在全球的语音AI领域都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而网易有道虽然进军智能硬件行业的时间并不久,但却有多年的教育培训积累,在教育闭环生态系统的加持下,前景值得期待。

科大讯飞最开始的业务集中在商务领域,而从2008年至2013年企业的营收增速十分缓慢,在2014年开始,科大讯飞开始瞄准教育行业,从而打开了业绩增长的潘多拉魔盒。在科大讯飞的2018年财报中,27%的营收来自于教育相关业务。

显而易见,当教育与智能AI相融合,消费者的需求得到满足,产品销量大幅增长,企业业绩显著提升,科大讯飞用多年的探索终于摸清了场景落地的法门。

网易有道作为后来者,没有和科大讯飞比拼广度,而是把资源集中到了“教育”这个点上。有道词典笔2.0一经推出,就在2019年双十一购物节中,销量单日破万,并长期位居电商平台上查词品类销量第一的位置。

手术刀般的精准切入家长们的痛点,“后来者”网易有道抢占了一定的份额。同时在自身教育闭环生态的加持下,还保证了自己硬件产品的内容质量,但在行业内的优势却不明显。

科大讯飞依靠在语音识别多年的深度积累,形成了较为宽厚的护城河,暂时主导行业。而网易有道则有着市场稀缺的教育闭环生态,并依靠多年的积累,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力,大有可能成为行业搅局者。

毕竟,教育在人类的发展史中占据重要角色,由教育而促进的科技大爆炸,能再度助力教育发生变革,让大家的学习效率大幅提升。用科技赋能教育,智能硬件这个行业的未来大有可期。

所以,即便时代一直在进步,教育依然会是门好生意,也是永恒不变的风口。罗永浩如果再写本自传,里面也许会大幅提及“那些年我错过的商业风口”,其中教育就是之一。

*本文编辑林晓晨,由太阳成集团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太阳成集团处理。
打开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